與狼共舞(下B)

狼來了胡亂糟糕文的正經後續

15.以前是前傳,接續同名下集A的劇情

16.~18.是後傳,緊接"狼來了"駭狼被獵人札莉雅逮到的後續

傳送門:與狼共舞(上)與狼共舞(中)與狼共舞(下A)

 

 

 

15.

 

即使在偏遠的鄉村,塞特婭仍一絲不苟的按步驟重劃潦倒已久的村落。

 

或許是耿直與理性的思維意氣相投,法芮爾.艾瑪利率先響應新村長的號召。她的母親安娜曾是前一任領主的護衛隊隊長,法芮爾本來也是要繼承母親的職位,無奈在她從訓練的中央軍團回鄉時接到領主不幸過世、維旭卡本家卻無意再接管的噩耗。

更讓人遺憾的是,當時受到教廷號召東徵的安娜也同時失去消息。村落的公務機能停擺,居高不下的失業率使許多人待不住地往外地流失。

然而,她沒有放棄要守衛家園的初衷。法芮爾仍是堅持住在村邊的山腰上,每天不忘挑水砍柴練身體,等待符合她心中正義的夥伴來一起重建沒落的村子,甚至微渺的希望母親能像以前承諾過的平安回來。

 

「艾瑪利女士,非常謝謝妳的幫助。沒有妳,我實在不清楚大家真正需要什麼。」

新義肢非常貼合塞特婭的身型。溫潤的乳白色澤和強化塑膠的導熱性質使它不像普通的金屬材質那樣冰冷,反而柔亮且堅硬。

義肢的使用上沒有太大的問題,操縱五指與掌心的光子術印需要極大的專注。塞特婭在這方面很擅長,但仍需一段時間適應。她急迫的需要人手先一起清理頹敗的辦公小屋,不料法芮爾熱心的告訴她很多村裡的狀況。

「不用客氣,這是應該的。我想恢復我的家園很久了,維旭卡能派像妳一樣明智的人來管理真是好極了。」

法芮爾邊說道,汗珠橫過她的鬢角。塞特婭比常人無趣的多,但法拉鷹隼般雪亮的看清她才是真正肯努力做事的人。

「我們鄉下待久了,多少會比妳們都市人來的粗魯。還留在這裡的大家其實都對守望村很有感情的,我相信妳會帶給我們更美好的未來。」

「我盡量。」

她淺笑。重拾信心、努力勞動,並被人全然相信的感覺很踏實。

 

光子建築師坐在法拉架穩的鷹架上,旋轉左手心術印並創造屋頂橫木,按部就班地加強樑板結構。

「艾瑪利女士。」

「是?」

「妳以前在軍隊裡受哪種部屬訓練?」

「砲兵。但我是移動型的機砲部隊,以前還擁有過滑翔翼和燃料推進器,那裝備配合攜帶型槍砲很管用。」

「我想,我們待會可以討論一下槍炮的架構,以及怎麼佈防邊界。」

儘管狼已失去氣息,塞特婭依舊感應到些什麼。她選擇正視自己的直覺與感情,屏息以待。

 

村長塞特婭後來收留亦被教派衝突波及的前同事──曾任教廷醫官的安吉拉.齊格勒,進而將她介紹給法芮爾。

後來她們倆同居、結婚,共同收養從遙遠國度逃離戰爭的少女哈娜,都是更久以後的事了。

 

 

「這位先生,你還想往哪裡跑啊?」

駭影惡劣的譏諷道,尖細的食指勾著獵人原本繫在褲頭上的蟒蛇皮帶。男人粗著脖子朝她大吼,雙手卻可笑的不得不緊緊提著破了一個大洞的褲子。

「妳這混蛋,把我的東西還來!」

「誰說那是你的東西了。」

駭影非但不生氣,臉上的笑意反而更濃了,「你以為沒人知道那些骯髒勾當嗎?」

「妳…這……少多管閒事──」男人氣得臉色脹紅,駭影打趣地想道,配上他大光頭倒是挺像前天午餐的野豬肝,只可惜這人的肝若是吃了,膽固醇恐怕會噎到她的血管。像這種身形肥碩、裝備齊全的賞金獵人,常人一看都不敢招惹,駭影反倒是知曉他們高傲自大的弱點,從而輕鬆捉拿。

她橫坐在高處的枝幹上,開始感到惡作劇興致過後的無趣了。駭影特意打了個大哈欠,引起樹下失去裝備、像蛤蟆一樣試圖攀樹的軟弱獵人的注意。

「省省吧,我都帶你經過森林的邊界了,是你沒有說清楚要在哪裡停下來的呦。」

「臭騙子,我早該知道妳沒安什麼好心!」

「彼此彼此,誰會沒事帶著那麼多槍械,」駭影不屑的翻開兜帽,是時候該結束這場鬧劇了,「你以為你在玩什麼生存遊戲嗎,我的朋友。」

人類由惱怒轉為驚惶的反應依舊讓她滿意。但露出耳朵還不夠,駭影心想,便趁對方還來不及逃跑的瞬間俯衝直下,化為狼形的尖銳利爪剮入獵人赤膊的胸膛。

 

「啊!!!!」

做為野外獨自生存多年的優秀狼妖,駭影精準拿捏力道,穿刺的深度只刻印在皮肉淺層,但大面積的爪痕諷刺地刻上標誌性的六角形骷髏。獵人嚇得倒在地上,嗑嗑絆絆的連褲子也不要的拔腿逃竄。

她毫無憐憫的猜想,這傢伙看來得穿著一條四角內褲跑到另一頭的小鎮了呢。

 

回歸到闊別已久的守望森林,對駭影而言,有一絲微妙的不同。

她合理的變得更加謹慎。過往的失敗不但沒將她擊垮,反而讓她成為更懂得操縱人心的大壞狼。駭影下手毒辣、幾近羞辱,卻總是留人一命。

她這樣說服自己:與其像以前一樣爽快滅口,不如等著那些自以為是的倖存者回到城鎮,放任他們繪聲繪影形容她的可怕,再吸引更多莽撞的有錢混蛋們闖入森林。她在心裡駁斥,這絕不是受到塞特婭的價值觀影響。

 

駭影幾乎要讚嘆自己的機靈狡猾了,幾乎──除了有件事總是讓她惴惴不安。

 

據說幾乎和她回歸叢林的同時,守望森林邊遠的西南方的小村來了一位新村長。但即使已過三輪寒暑,駭影還是不敢貿然往村莊的方向探望。

她並不害怕人群,逃避問題從來不是這匹狼妖的作風。無奈村落邊界佈防緊密,讓她無論是人形或狼形都難以越界,稍有肖想便會有高強度的光子束炮編成死亡之網。

最讓駭影訝異的是,佈防哨界塔炮的工程師非常有意思。久違的挑戰讓她興奮,駭影多次試圖破解結構裡的咒印,卻總是換來日趨棘手的保護網絡。有次她不小心駭入花多了點時間,熟悉的幽藍色光子束燒得她頭上精心保養的狼毛禿一大片。

 

或許是那股熟悉感,駭影不禁想起正週遊各地、興建教堂的塞特婭。儘管她留給她最後的回憶幾乎是高傲冷峻,那女人的身影尚如皎月,在她不注意的時候才發覺已盤旋許久,在幽靜的夜空固執的滲透潔白的光芒。

她試圖仔細回想,或許塞特婭某些部分是對的,當年的莽撞和私慾處處為難將她捧在手心裡的單純女孩。

駭影苦笑,誰年輕時不曾自私呢。她惋惜她們在美麗卻錯誤的時間點相遇。

 

16.(是"狼來了"的續集喔)

 

「還需要我來教訓這頭壞狼嗎,村長?」

大壞狼可憐兮兮的低垂著耳朵,被開發過的她體內還在微微顫抖。

「不必,」曾與母狼繾綣過的女人輕笑,在駭影耳中卻是惡魔的低喃,「接下來,我自己來。」

 

 

被粽子般牢牢綑綁的大壞狼倒在村長家中堅固溫暖的木質地上。她困難的掙紮起身,飛快打量許久不見的初戀情人。

「還是讓妳逮到我了。」駭影停頓數秒,「妳的左手……」

再度開口異常艱辛。她欲言又止,語調難以遏止的顫抖。

「我早該知道守望鄉村的村長就是妳,辛梅塔,那些光子束果然不會騙我。」

她避開呼喚她真正的名字,如同她撇過頭,害怕塞特婭的默然不語,更害怕看見人類毫無波瀾的表情。

駭影覺得自己好運已盡,死在初戀情人的手裡似乎還不算太差。她試圖保持尊嚴的扯著嘴角,「身為這裡的領主,妳做的很好。但妳到底是……怎麼了?」

 

「很抱歉我得先讓札莉雅諾娃這樣綁著妳。」

她傾身,將駭影扶起,在不知所措的目光裡擁抱她,短暫的像某種古老的美夢。讓駭影更驚訝的是,塞特婭竟在擁抱的時候以光子束替她割斷繩結。

她終於仰頭直視新領主的眼神。這簡直是找死的行為,她此刻隨時都可以反過來威脅這女人的生命。

「這是……」

「妳肯定很難受吧。」

 

方才的沉默彷彿替塞特婭灌注無限的勇氣。她緊接著一口氣訴說,像是怕再也沒機會似的。

「我確實去過許多城市。那裡有許多新鮮又有秩序的事物,但隱含在下的都是醜惡的鬥爭,還有謊言。」

「三年前的行刺意外使我失去左手。但駭影,讓我退縮的不是這種傷害,沒有什麼能阻止我建造我的完美世界……」她頓了頓,內疚似的低下頭,「而是我累了,發現這並不是我想要的。」

「所以……我還是決定回來了,至少這裡還有我在乎的東西。」

「對不起,到頭來還是得用這樣的方式強迫妳見我。」

許久不見,狼妖也變得更加堅強,女人隱約猜到她鑲在背上骨肉的鐵灰色金屬是札莉亞之前苦苦無法尋到氣味的緣故。

「……我希望妳也能留下來,和我一起。」

 

細語碎飄在溫煦的窗櫺矮欄,時間靜的像是不曾改變過。

這下輪到駭影沉默。塞特婭深知,只要駭影想,她隨時可以跳窗逃逸;在她解開繩索的時候,她已經放棄能控制她、佔有她的任何機會。

她忍住想要撫摸狼妖皮毛的衝動,甚至拒絕自己像以往般的質問駭影這些年的行蹤。過往造成的傷害已經夠多,塞特婭只想見駭影一面,哪怕為她的真心送上任何代價。

「我說……」塞特婭訝異的發現有股熟悉的力道輕捧著她的臉龐,堅定卻不失溫柔,「妳希望我留下來做什麼?」

 

17.

 

駭影發誓她這輩子從來沒這麼狼狽過──嗯,或許還是有的,例如幾年前被粉紅色頭髮的壯碩獵人大喇喇地綁到村長家也很丟臉,但至少她現在不必擔心這可怕的傢伙;據說收下塞特婭的賞金後,獵人前往北方荒原,還結識了一位來自遙遠東方的神祕科學家伴行,那女人怎麼也看不出年紀。

希望以前那群狼還能有幾隻存活下來,不然以後賣情報少了競爭對手就有些可惜了。駭影邊想,邊奮力保住自己的尾巴,七、八位精力旺盛的孩童們共同撲過來讓她有點吃不消,「孩子們,夠啦!再不停手小心大壞狼吃掉妳們!!」

「我們才不怕妳,」其中一位小屁孩反而對著齜牙咧嘴的狼妖扮起鬼臉,其他人則趁駭影不備時再度夾攻她毛茸茸的耳朵,「因為村長媽咪回來會幫我們教訓妳的,哈哈!」

「信不信我這就──」

「我回來了。」

簷上的風鈴被木門開啟的動作搖響清脆的鈴聲,女人踏著自信的步伐邁入家門。她放下推車中沉甸甸的伙食,幾位剛才還在嬉鬧的熊孩子們立刻乖巧的將布袋接到廚房。

「真好,」駭影拍拍被揉亂的尾巴,有點委屈的嘟嘴咕噥,「她們都聽妳的,明明我在家陪孩子們的時間也不少。」

「別在小朋友面前講這些,」塞特婭一巴掌輕輕拍在狼妖的後腦勺,引來駭影誇大的哀嚎與幾個小鬼頭竊笑,「把手洗乾淨,晚餐時間快到了。」

 

「說到底,這群孩子們也大了,小鬼們的力氣實在越來越折騰。」

狼妖低哼著,刻意嘖著尖牙,尾巴掃過身旁女人裸露在被單外的腳踝,「養到這年紀吃了剛好,肥肥嫩嫩的。」

「在我面前,妳不需要說謊。」

她淺淺啄了駭影累塌了的耳朵,算是彌補她今天代替生病的保母看顧孩子的小小安慰,「我知道這些被拋棄的孩子都是妳從森林偷偷叼來的。」

「我只是覺得太小了不夠塞牙縫。村莊開墾也需要人力,不是嗎。」

駭影強調著辯道,接下來的話卻不由衷的洩漏她的柔情,「時間過得真快,隔年我們的老大和老二就要上小學了呢。」

「是啊,時間過得真快。」

 

「妳知道嗎,我其實很慶幸妳邀我留下。」

她小心翼翼地採取措辭,不知是為了避開過往的傷痕或體諒塞特婭理解上的遲鈍,「我在我的森林裡逍遙自在,妳在妳的村莊裡井然有序。我們各有彼此的保護,需要的僅是一個平衡點。」

「我只是頓悟,妳我的相異都是秩序的一環。」

性格上過於自閉的特性使塞特婭不再為外在迷惑,反而直指純粹的心靈。她將頭枕在手臂上,駭影了然的鑽入她懷中的溫暖。

「我會讓我們適得其所的。」

「講得那麼好聽,」駭影一副"又來了"的翻了個白眼,塞特婭總能把話題牽扯的一點也不浪漫,但也讓她無可反駁,「妳不過就是需要我在森林先嚇阻那些無賴。」

「妳不也需要我這邊幫妳做掩護嗎。」

「嘖,我還是把妳帶壞啦。」

「是變得更坦誠。還有自在。」

 

窗外的明月若昔日圓亮。天地無情,無論是她第一次潛入塞特婭房間的靜謐夜晚、恣意在冰原孤嶺上嚎叫,或者此刻圓熟的感情。

在一樣的月光下,曾猛爆奔放的貪與痴宛如瀑布,卻在歲月和生命的經歷裡的洗鍊、蜿蜒,終究於下游化作細水長流的依戀。駭影忽然想告訴以前剛強自傲的自己:這並不軟弱,彼此的靈魂能相互扶持、一起前進才是勇敢。

駭影睡意迷茫的越過塞特婭肩頭望著,隱約聽見女人的呢喃揉進她的心跳。

「我一直想從我們的窗子裡看月亮呢。」

 

18.

(『』裡的是歌詞)

 

時序飛快,轉眼就到了秋季。

為配合農忙收成後的放鬆,村莊在復甦後又重新舉辦傳統的豐年晚宴,也是村裡少數喧嘩歡騰的日子。

所以,塞特婭傷腦筋的想,在眾人幾乎喝得醉醺醺的當下,似乎沒人想阻止法芮爾執意要播放她熱愛的美式搖滾[註]。

 

「在想什麼呢,我們嚴肅兮兮的村長。」

塞特婭根本不需張望,光是那狡猾的步伐震在地板上的頻率,相通至心,就感知是誰又愛歡鬧。

「少在那邊借酒裝瘋。」

「好冷淡哪,妳就不可惜了今晚的氣氛嗎?」

 

狼妖笑嘻嘻地跨出邀舞的姿勢,露出耳朵末端尖尖的黑紫色。村人們從以往對陌生的恐懼,已漸漸接受她的存在,這是塞特婭第一次嘗試讓她在公開場合並肩出席。

她觸碰她的掌心,一人一狼再淡笑著默契闔上。她們的節奏與身體曲線緊密契合,像是在耳旁曖昧低語,也像是在緊咬對方臉頰。

『Cause wolves are at the door

Don't let them in cause you know what theycame for』

塞特婭聽出歌詞的微妙。她對駭影壞笑的表情投以繃著臉的挑眉,淡漠的語氣若她時常不加掩飾的刻薄。

「我不知道妳和法芮爾能那麼快混熟。」

 

『Full blown silver tongue

Keep one eye open and your hand on theshotgun』

「那都是恰巧罷了。」

駭影扶著她的腰轉了一圈,再讓塞特婭順勢下腰倒在她身上,鼻息則低吻在塞特婭的肩頭。

「而妳總是引狼入室,mi amor。」

 

『Oh what an innocent child, what abeautiful prey

When those wolves come around, you betterkeep them away』

「是嗎,但我一直以來都不是無辜的獵物。」

柔韌的腰肢迅速支起上半身,塞特婭緊接著把旋律牽引回她身上。舞步在光火的交錯下折出影的凌亂,似相悖又如交融。

「我也有我的罪惡。」

 

『All she wanted was love, he's going tolove her to death.』

「還記不記得妳以前說我沒把妳介紹給我的家人?」

「嗯?」

「現在就是了。我們都是。」

 

與狼共舞,既是對狼妖的信任愛戀,也是對他人的威嚇震懾。

 

 

============================

 

 

[註]法拉的新語音"火箭女王"的由來(請點我)和最近MichaelChu接受採訪都表示她是美式搖滾的愛好者喔!

那首歌超不純潔的,法拉明明就很懂哈哈哈

感謝一尺雪提供歌曲~

 

話說15.被我寫的有點黑皮組啊(法拉三妹)XD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出來法拉和三妹後面討論的作戰+光子架構=駭影狼遇到嚴防村莊邊境的哨界塔呢?

 

另外,感情經營上的轉折也希望有進步,尤其是再復合的對談。光影組的性格和理想彼此相悖的地方甚多,但我想她們倆都是聰明人,能找到一個平衡點才是能長久相處的關鍵。或許表現得有點功利主義,但她們的感情畢竟是複雜的,而我喜歡這種感覺(呈現的好或壞又是另一回事了)

戀人相處模式百百款,希望能呈現一點對光影組的熱忱和心思給大家分享,感謝觀賞((鞠躬)

這篇在我理念上偏向為後來長篇"邊境"情感做鋪路──

對,妳們沒有看錯,"邊境"要再出發了(預計下一篇或下下篇),我覺得這陣子的練習和思考有所進展。已經準備好讓她們相愛相殺啦哈哈哈

下面有傳送門,新加入的小夥伴們建議先行觀賞喔!

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

第七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十章

 

 

非常感謝大家的耐心等待,我會持續努力的!有任何感想都歡迎留言喔^__^


评论(7)
热度(18)

© 傻帥鴨村長 | Powered by LOFTER